繁花落尽君辞去

重复出现在梦里的意象

一、高台
我讨厌这个,甚至觉得是这个空中平台引发了我的恐高症(瞎说的)。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穿过玻璃飞在空中,然后越飞越高,(穿过虫洞)到达平台(说白了就是不知道怎么就上去了)。平台上不止我一个人,向下看啥都看不到,漆黑一片,而且会感觉害怕(恐高症那种);也不敢向下跳,鬼知道下面有什么。
然后就被吓醒了。

二、石庙
是一个在森林里的庙,属于未开发地区。在开发地区的路尽头能明显看见,但是并没有通向庙的路。大概出现了好几次,这应该是小时候去山里避暑看见庙和森林的影响。

三、地下室(医院)
医院的地下室,和楼梯相辅相成。不会有大体老师,但是会有很多冰冷的金属器材。像个迷宫一样,而且楼梯只能下不能上(或者说像潘洛斯楼梯一样),不管怎么走都绕不出去,最后不知道怎么逃到一楼去的。
一楼也不怎么太平啊,医院很大,一楼又有几个区,也不知道出口在哪,在走廊里瞎逛。走廊两边的病房里会有在治疗的病人,能听见小孩子打针时的哭声。

四、厕所
这是个让人抓狂的地方(嗯,画地图预警),懒得醒来时会各种在梦里找厕所也是很考验意志力了。印象较深的是一个蛮大的厕所,(好像是在学校里)但是旁边有浴室,而且不少门是坏的,里面人又多,场面十分尴尬。地上还有不明液体......


今天喝了两杯奶茶虽然很困但并不太想睡觉所以就回忆一下以前做过的令我记忆深刻的梦

一、清晰记得的做过两次的梦
这个大概是受探索发现影响,梦到了外星人和UFO。外星人出场次数并不多,而且长得和E.T.一个样,没什么创新的。更重要的是我开着UFO在城市高楼间穿梭,宛如蜘蛛侠(并不)。
很小的时候做的梦了,挺中二的。

二、噩梦:影子与电影
影子是出现在厨房里的,这个厨房应该是以前在南充的老房子里的。地上有三个黑色长长的影子,呈“人 从”分布,找不到任何可以作投影物的东西,就是凭空出现的,而且厨房的自然光不是白色的,而是绿色的。后来它们中间又慢慢多出一个黑色的小芽,并渐渐拉长,成为和其他三个相似的形状。
影子本身不吓人,但是我就是害怕看见它们,并试图躲开厨房,但每次经过厨房门口时都看得见它们,而且会心生恐惧,后背发凉。再后来看盗笔时觉得“诶这个和密洛陀好像哦...”

三、有关旅游和恐高
有两个元素:一个是很高很高的峭壁(这个表达并没有什么问题),一个是人很多岔路也很多而且坡度较大的停车场。
“很高的峭壁”是因为这是一座“锋利”的山,峭壁不是在地面以下,而是在地面以上。而这座峭壁上有观光电梯(垂直上下),还有奇树飞瀑之类的,而锋利面的背面,全是石梯。这山非常高,选择走路的话,腿会断的。但是背面与正面的风景完全不同,而且没有半途而废这个选项。这个开发方案也是非常不合理了。
而停车场在山脚下,湿度很大,天很闷热。我们一行人比较多,队伍长,且人多嘴杂,讨论半天也没讨论出方案结果,并且在停车场里迷路了,好不容易走出去,天都快黑了,峭壁景区也关门了,我们只好打道回府。

Day 2

又在中午做噩梦了。这次像是第五人格+盗梦空间au。
至少有四层梦境,或者说有四个场景,每个场景中的人物应该是相同的,而且每个场景里的凶手和死者都不同。忘了是要“活到最后”还是“找出凶手”(不过两个目标好像很有相似之处?),反正最后醒来的时候我game over了,然后顺便起床准备训练。
有一个场景是广场,有一个场景是公交车(站台?),有一个场景是药铺,最后一个是啥我忘了。这几个场景并不是依次出现的,而是相互交替的,上一秒还在药铺下一秒就跑公交车上去了,所以并不太清楚前因后果。啊广场好像还在旋转,转到某一角度能看见一辆公交车,再转能看见药铺...
我是在广场game over的,而且是被刀砍在背上。中途好像在公交车上因为弃车而逃过一劫,并且对同伴哭唧唧说想要一起组队抓凶手,然后获得这名胡子拉碴的男同胞的嫌弃。还有一个神神叨叨的女巫,场景变换(广场旋转)应该是她搞出来的(还美其名曰帮助,其实算下来每个人死的次数更多)。不过到最后都不知道killer是不是每个场景都出现的“队友”。(我这个脑子大概是和推理无缘了)
突然发现努力回忆记住的帕更少了🌚算了下次做了梦就记录下来。今晚再试试能不能继续这个逃生梦,毕竟在我拍掉闹钟之前我还没嗝屁,拍掉闹钟继续睡的三分钟里我成功续梦并被砍死。

Day 1

这个梦大概是看完sci的产物吧。感觉可能是被爵爷的写轮眼催眠了(并不)。
大概就是在军训最后一天的汇报演出,的前一天,的彩排时期,我,摸鱼,正在打阴阳师的逢魔,四次机会,每次逢魔都不是出现密信鬼王任务宝箱之类的,而是四张有关黑白(应该说是天使与恶魔)的画,并且无法退出图画界面(这大概是受sci箱尸那个案子和某一集中天使与恶魔的油画的影响)。
具体内容顺序不太记得清了,大概就是恶魔引诱天使堕落,成功,并且天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最后一张是一张纯黑的人脸,除了两只白色的眼睛,脸外围还有六个分布不均大小不等的空洞。
本来挺正常的画(甚至挺符合我审美的),一直盯着四张看,竟有点受不住,背上开始冒冷汗,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点喘(被吓的)。
然后就顺理成章地起床准备去训练了。
(告诉秋她还嘲笑“军训汇报演出”这个点。这几天为了这个劳什子演出我很累的好吗!)